自傷無色

MADE IN 他人 的「自我」分崩離析

【分析向】对银魂冲神线的个人见解

Shio_沖神only:

我一直认为银魂是有主线的,只不过主线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种精神和价值观(或者狭义地说是以银时为代表的武士道)的产生、继承、发扬和光大。

价值观需要透过人的发展来体现,因此不管是个人的成长和改变,还是同伴间的相识和相交,都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迹可循的,虽然这些常被淹没在琐碎的故事中——外加故事又以恶搞和掉节操闻名,就不怎么引入注目了,很容易被忽略。

因此纵观连载到现在的漫画,冲神的发展也有它自己的轨迹,作者是有自己的考量的(虽然谁也不知道他的最终计划),并不是随随便便让他们遇上了就打上一架那么简单。

要是只有打架,冲神也不会成为热CP的,说不定连CP都不算。

两人的关系大概可以分成三个阶段,以六角屋(死亡预告)和装病篇为两个重大转折点。

第一阶段:

从相识到六角屋之前,建立了基本的互动模式和合作关系,表面上是对手,实际上是互相认可的,但还比较模糊,对对方所属团体的认可度相对而言更为清晰。

虽然很多同人脑补给冲神增加了一定的少女色彩,但他们在赏樱篇第一次对上时,倒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想赢罢了,要说互相留下的印象,总悟对神乐算是挺深的,因为没隔几训,看到神乐拉着澄夜跳上房顶,他便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很不恰当的武器,完全没考虑公主,便准备去轰,只因为“和那女孩还有一笔账没算”(动画因为把赏樱篇挪后了,这句台词也就删了),看来这口怨气还是挺大的,也难怪,被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女孩在众目睽睽下按在地上打,面子上实在是过不去。


当然,在当时这仅仅只是不甘心而已,但也确实为将来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基础——因为他记住了她。

而神乐这一头,恐怕只是个“哦”的状态了,虽然年纪小,但在遇到万事屋之前,经历过的打架也不会少,对手下败将不会很留意的;况且她对异性的颜还不敏感,而且喜欢的是有男人味的类型,总悟也就没啥特别吸引她的了。

这样的开头,仿佛就注定了他们在这阶段隐隐约约的单箭头相处模式——总悟不断主动找茬,却一直反被打,于是继续找茬,在不知不觉中就甩不掉这种互动了;神乐在被骚扰的时候会觉得烦,但其实并不讨厌他,虽说也没兴趣去主动找他。随着两家交往的深入,有所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阶段里有两个算小高潮,一是地下格斗场,也就是有喜闻乐见的“那家伙绝对是喜欢我的,真烦”的那集,不过既然已经到了码这种理性解析的地步,对这种福利向台词已经不是特别在意了,我觉得这集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对总悟人格的深入揭示。就他平时表现出的那种变态性格,正常人是不会喜欢的,有上帝视角的读者和他身边的人自然会明白他好孩子的一面,但离得那么远的神乐很难知道,要是已经有坏印象了就更难了。小总主役的篇章本来就不多,比较重要的展示他内在细腻、仁义、强大的几个,如地下格斗场还有六角屋,神乐还正好都在(刀鞘篇也能算,不过和这段主题无关),比起发糖台词,我更感谢空知这一点,为啥?因为神乐喜欢什么样的人她出场时就说过了——“爱管闲事的笨蛋”,虽然这类笨蛋在剧中不稀奇,但是咦,有CP嫌疑的另一方正好也是诶,而且地下格斗场一整集就是在讲这个笨蛋企图管闲事的故事,连当事人自己都承认了:“我也是这种笨蛋”。

【插句题外话,总悟在后来说过自己更喜欢调教自尊心强的,说明他是硬骨头类型爱好者,真正的M和他是合不来的。于是也不难理解他为何总要和神乐较劲,神乐也能一直让他不厌倦,虽然较劲的目的后来就变了……说冲神是空知随便画两个人打打架的产物我都不信啊(你当然不信】

这一话也是真选组和万事屋三观真正共鸣了的一集(前面他们只有三三两两的交集,要么就是真选组闹鬼这种搞笑集),这点也是很重要的,冲神即使要发展,也不太方便单独拉出来发展(否则太容易变少女漫了),所以他们的互相了解主要还是通过团体来进行。经历过的事情都不是白经历的,不管是地下格斗事件里的正义感,还是柳生篇里的两肋插刀,尽管没人说“你好棒”之类的话(有才奇怪吧!),但大家都不傻,都会看在眼里的。除了从新闻媒体处了解,我相信万事屋在茶余饭后会聊自己和真选组的那些事,就像家里人在饭桌上会说今天学校/公司怎么怎么样;而万事屋单独参与的那些,真选组好歹是警察,就算不参与办案,也不会一无所知的,弄不好还招他们来面谈过……(好吧这是纯脑补)我完全可以想像总悟的形象就是这么一点点在神乐心目中堆砌起来的,所以死亡预告篇里她突然变得如此了解他,也没啥奇怪的。

总悟就更不用说了,他本来就更喜欢更向往万事屋的自由风格,第一个去找他们帮忙,认为双方会很合得来的也是他。

总之,随着两个团体之间信赖和友谊的深化,他们之间的信赖和友谊也在不知不觉中建立了起来,只不过平时都是随着各自的领导活动,不是很明显罢了。

柳生篇两人都不是主役,所以冲神交集基本在搞笑,不是以发展关系为主的(因此尽管被人津津乐道,它却不是转折点)。比较值得注意的是总悟的态度有微妙的转变,那句“要收拾那个女孩的是我”(顺便,这句被解读出了过多的浪漫意味,原意就是要由他来打败神乐,这么早还不至于放很明显的伪表白台词),一来确实说明他是来帮她的(神乐自己也知道,所以才答应了合体技,漫画特地有镜头交代),二来带有独占欲的征服欲已经萌芽了,当然远不至于到“只能属于我”那种意义,但神乐对他而言,已经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对手”了。要是把男人作为特别对手倒没什么奇怪的,比如他一直想和银时比划比划,但换成一个还没发育完的小姑娘,就有些微妙了(你就没别的词了吗?

后来神乐玩脱了,他被“整”得很惨,但既没有生气,也没有追究(虽然你也可以说是空知忘了),不禁让人怀疑他还记不记得赏樱的仇,或者说还在不在意?他一直挑衅神乐,究竟是为了报仇,还是无意中已经变成了刷存在感?恐怕是披着前者的皮,行后者之实吧。

神乐因为设定原因,情窦暂时开不了,并觉得生活中有秃头爸爸、白发爸爸和爸爸的眼镜这三个男人就够了(见男友篇),于是不好有太多指望,何况少年漫写实一个配对的可能性本来就很低,所以只要总悟的存在感能刷成功,并且她对他的实力和人格是认可的(剧中傲娇多,不能看人说什么,得看他们做什么),也就很不错了。

在星海坊主来打怪兽的那篇,最后坊主读着神乐给他的信,她写道,在江户有一群叫做武士的家伙,是一群很不可思议的人,这时配的图是真选组三人,接着继续表扬下去,再依次出现了新八和银时,并表示这是吸引她留在地球的最大原因。所以说,总悟在她心中其实还是正面的,并且是她钦佩的那种,尽管这不涉及个人感情,但总归是个好基础,然后在这基础上,引出死亡预告篇其实很顺理成章,说他们只是死对头我才不信啊(够了

第一转折点:死亡预告篇

老实说第一次撸银魂的时候,看到这里有点意外,因为神乐居然那么了解总悟,难免觉得是作者在故意刷CP;后来随着对作品的熟悉,虽然撒糖因素也是有的,却不是乱撒的,神乐对他有好印象这一点前面就有过铺垫了,我在上面也废话过了。

所以还是那句话,作者对人物关系的发展是有自己的考量的,虽然因为作品性质的缘故不太好抓,但并不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

死亡预告篇的最大意义自然是对冲田总悟这个角色的完善,其次就是把冲神的关系往前推了一大步——他们原先对对方的认可,更多地是建立在团体的基础上的,而在这篇里,他们则抽离了出来,作为个体进行了合作。

虽然团体的个性和其成员的有共通之处,但毕竟还是不一样的;虽然都知道大家是一伙的,但个人和个人的关系依然是不一样的。要是说之前冲神是双方团体碰撞下产生的“副碰撞”,那么从这里开始,他们的交集便带上了个人色彩:他是怎么样个人,她又是怎么样个人,他对她以及她对他又是怎么想的。

从双方的反应来看,他们原先的相互了解确实很粗浅(那是必然的,我们读者也是),基本停留在“挺仗义挺能打的臭小鬼”阶段。神乐受到的触动显然更大一点——应该说是非常大,好几次惊讶和语塞的表情都说明总悟的表现和她以前的印象相差很大。这个我觉得很好理解啦,毕竟这一篇里猩猩给他的时髦值超高的,几乎能和男主待遇媲美了,观众的好感值都刷到不少了,又何况当事人呢。

总悟的“想不到”主要来自神乐对他的了解和善解人意上。他从一开始就打算独干,刻意不想把其他人扯进来,但是神乐先是点出了他不是凶手,又看穿他想隐瞒雾江的心思,虽然人设决定了他表面不会有什么反应,但作为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不会没有感觉的。最后随着他收到并看了雾江的信,旁白词和表情都产生了转折——从“进了死亡预告是死,结果逃出去了还是死(因为要写检查)”变成了“偶尔碰上这种难得的死亡预告也不错”,表情差不多从 (=_=) --> (・_・) (总之就是正常了,颜文字就是意思下……可惜虽然读信给了两个分镜,却没有台词,无从知晓雾江到底在信上写了什么,让他立刻高兴了起来。光说结局的话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因为之前就已经知道圆满解决了;纯粹的感谢词是最常规的推测,但又觉得总悟不会很在乎这些,神乐也说了“他不需要她的感谢或道歉”,所以有可能雾江把神乐搀着她时说的那段话给写上去了。其实比起前面两次的善解人意,我觉得这段话的杀伤力才是最大的,像总悟这种习惯性和他人划清界限,内心却敏感细腻的类型,面对他人展现出的同样细腻的一面,说不定会意外地很有共鸣和感到高兴。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很好理解后面以装病篇为开始的一系列爆发了,因为他在这几重冲击下心理防线开始守不住了;就算撇去最后的推测,之前的经历也有这个推动的份量。就这样,他们个人之间作为朋友的羁绊在这一篇里成立了,并且经过了死亡洗礼,不存在虚假和表演,是真实的心情。

【最最后面,他又去买了蛋糕(这家店比开头的看上去高级哦),说要加辣椒酱。开头的是买给真选组的,最后这个买给谁没有明说,不过按理说说给万事屋比较正常,作为感谢礼物(主要给谁你懂的),加点恶作剧一来呼应,二来也把剧情拉回日常模式。我知道其他CP党一定有自己的理解,反正这确实没明确证据,对冲神也不是重点,只是加个萌点,顺便一提而已】

其实,剧中并不是没人看出真相,开头银时说不用担心雾江那边,因为有神乐跟着,新八吐槽说那才是最大的问题——这大概也代表了大部分观众的想法,因为按常理神乐会带雾江一起去报仇(恐怕总悟也这么想),他们本来就不打不痛快,再说没多久前总悟又害神乐吃了辣蛋糕;然后银桑说,没关系的,神乐心里有数,她和冲田打架也不是为了闹着玩的——看,不是闹着玩的,是他们独有的交流方式吗,银桑!

其实想想这并没什么奇怪的,最初真选组三人对银时的了解,也是从不打不相识开始的,之后的深入交往同样是伴随着一场场战斗,当然,空知是不可能把他们怎么用打架交流的细节画出来的,否则就变别的作品了,这是留给同人的合理空间,总之说他们只是熊孩子打架玩的全部去重看漫画吧!(真的够了

到装病篇之前的第二阶段,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内容,虽然有交集,但缺乏标志性意义,也就是说从表面看,又回到了最日常的模式,和下一个转折——装病篇隔了两百多训。不过也正常啦,作品里有那么多角色和CP需要照顾,而且BG糖不好发,反正少年漫的腐向西皮不会有官方正果(我实话实说),空间反而大,搞搞暧昧总能有别的解释,BG则不行,所以银桑只能后宫越开越大……

以两人都不能表现出明显的恋爱倾向为底线,死亡预告后的冲神关系的空间其实不是很大了,至少比刚开始要小多了,于是只能发发无伤大雅的糖,要么就干脆把他们当异性友谊来发展,但空知看起来也不想这么干的样子,所以这冷却期一冷就冷了好久。

要再发展的话,也不好继续在“朋友/战友”层面打转了,不可避免地就要开始打爱情的擦边球了,于是我们就赢来了装病篇。

第二转折点:神乐装病篇

小总在这篇里透露了好像很不得了的东西,说得直白点就是,他终于憋不住了……

要解读装病篇,首先要解答这样一个问题:其他人知不知道神乐在装病?

从表面上看是不知道,毕竟大家都相信她死了嘛,虽然过于草率,疑点多多,但这是银他妈,万事皆有可能。直到最后火化,众人争相欺负神乐,万事屋想骗钱的阴谋曝光,才看出来其实大家都知道,甚至知道万事屋故意知情不报。整一个欺负过程其实就是逼供过程。

那知道了为什么不点破呢?

出于报复心理。试想一个对你挺重要的人说自己要死了,等你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却发现对方是在恶作剧,除了松一口气外,恐怕更多的是生气,因为这属于“开不得的,过分的”玩笑,于是这时候报复心理就产生了。他们的目的除了让神乐吃点苦头外,也想让她体会到“死”是个很严肃的事情,从而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神乐后来确实也是这么体验的。

万事屋还多了谋取私利的心理,但不管怎样,在场的人都不会让神乐真的出事的,万事屋是主角,当然他们会最后出来救场,但换作其他人,也会这么做的。

尽管表面看起来神乐的计谋失败了,但她的最初目的其实是达到了,正因为自己在他们心里有位置,他们才会生气,如果仅仅是个无所谓的路人,谁管你?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总悟的行为就显得很微妙了。其他人不管平时关系怎样,都可以算是神乐的亲友团,唯有真选组的三个是来自所谓“对立方”。局长和十四算比较矜持,至少开头挺冷静,到后面参与了一把胡闹,只有总悟从头就没hold住,成了所有人中存在感最强的一个。

整场计划可以说是总悟和澄夜公主两个人一起推动的,前者出主意,后者出硬件(公主不愧是天然S,一听就懂)。日光浴是什么用意,底下人会不知道吗?但大家都是一个心理,于是全体默认了。只不过,前面也说过没人真的想伤害她,所以没让她晒多久,就直接进入到下一轮了。值得注意的是,在表达不晒了去火葬了的这个分镜画面中,是总悟在和澄夜咬耳朵,所以他在指挥的可能性就很高,即使不是,那也表明他们在商量什么,更不要说最后撑着一把伞,分别说“太好了”——计划成功了,神乐接受了教训,更重要的是,她没事——整个儿一股浓(you)浓(ai)的阴谋味啊。


至少,不是像神乐以为的那样,他纯粹是趁机欺负她——真这样的话,最后该感叹声“太糟了”才对。

其实,像他演技那么好的人,有很多机会可以让人相信他只是S本性爆发而已,但这熊孩子太过沉浸在S神乐的沾沾自喜中,一不小心说了好多心里话,包括点破神乐动机,埋怨她没事装病,还有那句直接把自己套进去的“如果真的关心你,就会发现你在装”,就这么把自己给暴露了……

再回到之前,真选组刚进病房,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的时候,总悟先对房间里大家在商量葬礼的情况表示不满,并表示不相信神乐会死(口气很严肃,字面上来看是为了照顾公主的心情,但他像这种角色么……),看了一眼发现她没死(鉴别之神速和亲友团一样啊),一脸松口气的样子说“这家伙在和我决一高下前,是不会死的”。先不说这话信息量有多大了,就他这种心路历程,就已经和亲友团一样了——先震惊担心,发现受骗又放心下来,并决定为自己被玩弄的感情讨个公道。



在死亡预告后,一直没有交代过在事件之后,两人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变成了什么样,小神乐依然不明了,而总悟的答案真是好多信息量,细思极恐啊……

说起来其他人都在场,都目睹了所发生的事,细心一点的,不难看出他的心思,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注意到呢?如果空知想用的话,这里是可以埋下伏笔的。

至于他自己,我觉得他可能没意识到内心的变化,也可能意识到了但很抗拒,不过怎么说呢,当某种感性继续膨胀下去,总有压过理性的时候,而装病篇就像个催化剂,刺激了这种膨胀,并且一旦爆发,就很难收回来了。

于是在夜右门卫篇里,在一个没啥暗示性的环境里,突然就来了一段伪求婚;灵魂互换篇里,桂伊借着冲神的身体耍宝(严重怀疑他们是故意的),神乐十分抓狂(大概是合体技留下的阴影……),总悟却超淡定地围观,还不断以总君这种亲密性称呼自诩,说明他对变相的冲神福利还挺满意的(怎么有种他在看我X神乐的同人还看得很开心的感觉……好吧这是我乱入,不用理……

而且,这几个福利隔得很近,简直就是井喷的三连发,喷得我都有点抖……直白点说,三连发很容易把人引向一个结论,那就是小总喜欢神乐,当然在作者给出明确结论前,这依然只是推测(不过就算是误导,也误导得太用力了好么

若还按空知的原有节奏,那么接下来(也就是目前的第三阶段)可能又是一段冷却期,而下一次爆发就意味着下一步的走向了,虽然要隔多久,下一阶段又会怎样,谁也不知道。或许真的会等挺久,因为明确神乐还不懂爱情的男友篇也还算新,短时间内推翻的可能性很小,总悟的感情再升级上去,就要变正式表白了,应该也不会那么快就来这种猛药——虽然不想说丧气话,但这些都是在假设作者支持冲神的基础上猜的,这个基础能不能有,也是没人知道的事情。

不过迄今为止,CP的状态还是乐观的,就连神乐在时间停止篇也主动去欺负总悟了,在没有被欺负在前,没有特殊情况的状态下,这还是头一次,就像最早的时候总悟没事去惹她那样。当然这暂时还说明不了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微妙——是不是神乐对这个人的注意程度升级了呢?一切都只能继续追下去才知道啦。

Fin.

评论
热度(162)

© 自傷無色 | Powered by LOFTER